阿德和小丽慢慢的走近工寮,这时隐约的听见里面有人在讲话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的对望一眼,然后悄悄地绕到屋后,小心翼翼的凑近窗户,往里一瞧,两人同时吓了一跳,随即蹲下身子,互相对视着,表兄妹俩心里蹦蹦乱跳,说不出话来,屋内的景像把他们惊呆了
  过了几分钟,小丽凑到阿德耳边,轻声说道:「是二伯母丽卿和她的儿子志辉!」阿德点点头,然后竖起一根手指到嘴边,示意不要声张,这时候从里面传出丽卿的声音。
  「你说你大伯母秀娟和她儿子志伟肏屄,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是阿伟亲自告诉我的。」丽卿的儿子志辉很肯定的说:「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他们母子相奸,但是,有一次我看到堂哥在摸大伯母的阴户。那天大伯父刚买了一台新的DVD,你和爸爸都不在,我们正在研究说明书。当时大伯父好像上楼要找什么工具,我们三个就站在电视前面,我专心在看说明书,大伯母站在我对面歪着头和我一起看,因为太近,我都能闻到她迷人的香水味,当时我的阴茎也是莫名其妙地勃起。堂哥却站在她身后和我们一起看,虽然有说明书挡住,但我还是可发觉到大伯母的裙摆在往上移动,我用眼角余光偷偷瞄,却看到堂哥的右手从下面伸进大伯母的裙子,在摸着她的阴户。」「想不到大嫂也那么淫荡,平时看她一本正经的,原来竟这么风骚,这么淫贱。」丽卿讲到冲动起来,呼吸有点急促:「快……再说给妈妈听……阿辉……再告诉妈妈……你还看到谁和儿子乱伦肏屄……」丽卿讲到「儿子」两字就兴奋得发颤。她对母子乱伦有特殊癖好,每当听说有某个母亲和自己儿子做最禁忌的乱伦性交时,她就会特别兴奋。而每次她和儿子志辉母子相奸时,乱伦的感觉就会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好淫乱的妈妈哦!当然还有,就是姑妈玉莲和表哥文龙,他们母子俩也经常乱伦肏屄。上个星期日,我去找表哥玩,就当场偷看到姑妈在厨房趴在留理台被表哥从她背后插干她。
  」「你姑妈原本就很淫荡,记得二十年前,我刚嫁给你爸爸的时候,就常常窥见你大伯,还有你爸爸和你叔叔在肏干她。」「那时候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那时你姑妈虽然已经嫁给你姑丈二年了,而且也生了你表哥文龙。但因为离娘家很近,所以她也时常到娘家这边走动。」丽卿激动地边抚弄儿子的鸡巴,边说道:「我还曾经偷窥到你爸爸和你爷爷,两人一起肏干她。」这时窗外的阿德和小丽两人,又慢慢地站起来,半蹲的往里边窥视。工寮内的竹床上,小丽的堂兄志辉正抱着他的妈妈丽卿在接吻,看到了这一幕,两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时志辉站起来,脱光自己的衣服,粗大的鸡巴不停地上下跳动着,丽卿双手一抓往嘴里一塞,「啾啾」的吸吮了起来。
  志辉随后又动手脱掉妈妈的衣服。这时,丽卿赤裸的肉体就在儿子眼前,雪白的肌肤,高耸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下腹浓密的阴毛遮掩不住高凸的阴部。
  看着自己美丽性感的母亲,志辉已经欲火难忍,现在只想佔有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的肉棒插入母亲的淫屄内。他猛然抱着母亲,把她推在竹床上,然后压在自己母亲的身上。母子俩相拥在一起,不停地狂吻。母亲主动吻着儿子,不时还把舌头身进儿子的嘴巴。丽卿已是陷入疯狂的境界,淫水湿透了整个阴户。
  志辉亲吻着妈妈的脸颊、嘴唇、脖子,接着吸吮着妈妈的乳头,嘴唇慢慢的从小腹滑到妈妈的阴户,阴户四周和阴毛已经湿淋淋的一片。志辉双手拨开浓密的阴毛吸舔着妈妈的阴唇,把一只手指伸进母亲的阴道,另一只手还不停地搓揉母亲的阴蒂。
  丽卿只觉得身体电流乱窜,下体无比舒服,嘴巴不自主开始呻吟:「啊……儿子……妈妈好舒服哦……喔……嗯……好儿子……快……妈妈……快受不了了……啊……」抓住儿子的头,不停地把儿子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丽卿的屁股也不停地扭转,好让儿子更深入。
  「喔……好儿子……你舔得妈咪好舒服……妈咪还要……快……快舔妈咪的淫屄……哦……舔……再舔……好美……好舒服喔……哦……喔……喔……宝贝……好儿子……哦……这样……妈会爽死……哦……妈咪要死了……好儿子……啊……我的好……儿子……妈……不行了……」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丽卿喘息着,弓起了身子,用颤抖的声音叫着:「快……好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快和妈妈乱伦……妈受不了了……妈要你……赶快干我……喔……啊……」这时志辉再也忍不住,猛地仰起头来像饿狼似的扑倒在母亲身上。母亲打开双腿,志辉抱着心爱的母亲,母子俩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志辉吻着母亲舌头,不时与母亲的舌头交织。
  丽卿双手抱着儿子的屁股,双腿也夹在儿子的腰上。这时丽卿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两片粉红的阴唇,右手握着儿子粗硬的大鸡巴,对准淫水不停向外流出的阴道口。志辉屁股一沉,整支肉棒没入母亲的体内,然后就粗鲁的猛烈插干着。「啊啊……对……用力干妈咪的骚屄……亲儿子干亲妈妈……喔……太刺激了……太爽了……啊啊……好舒服……好爽……啊……儿子……大鸡巴儿子……插得……妈妈爽死了……啊……儿子……妈天天要你干妈……喔……对……用力……再用力插……插得深一点……啊……我是个变态的母亲……我喜欢……被儿子插……我是个淫妇……我喜欢和儿子乱伦……喜欢被儿子干……啊……妈咪受不了了……哦……」在志辉不断地冲刺下,丽卿的全身起了痉挛,同时屄腔还不时缩紧,贪婪的吸吮儿子的肉棒。由於妈妈的肉壁紧缩的力道相当强,因此没多久就让志辉想射精的强烈念头。
  「啊……妈妈……喔……淫妇……臭屄……喔……不行了……要射出来……噢……」为了能享受延长插干妈妈的乐趣,因此志辉急忙把肉棒从妈妈的肉屄抽离。沾满了淫水的肉棒虽然快要爆发,但却因志辉实时将肉棒拔离母亲的阴道,因此又渐渐平缓了下来,不过却也因为过激的交购,口中不住地喘息。
  「喔……真是爽极了……插干自己的母亲就是特别爽……」志辉把母亲的双腿抬到肩上,腰一挺,肉棒又插了进去。他向下压着母亲,双手握着母亲的豪乳猛力的搓揉,屁股则疯狂粗鲁的猛插猛干。
  由於激烈地狂插猛肏,身体猛烈地起伏,疯狂地探寻极度的快感,震得竹床「嘎吱嘎吱」响,也不怕竹床会突然塌下去。
  「肏死你……插死你……干死你这乱伦的母亲……插死你这淫贱的荡妇……干死你……干……干……干……干死你这荡妇……淫妇……」「啊……儿子……对……我是个淫妇……我勾引自己的儿子……我就是喜欢乱伦……喜欢给自己儿子插干……喔!天呀!……乖儿子……快!……快干妈妈啊……用力干我……把我干死……干穿妈的子宫……乖儿子……快……再用力干妈咪的骚屄……把妈咪的骚屄插烂……啊……爽死了……」丽卿像是被折曲似的,脚被倒过来,膝盖碰到竹床上。儿子的肉棒不停地进出,母亲的阴唇随着肉棒进出被拉出来又挤进去,淫水不停地流出。
  「喔……亲儿子……妈的浪屄……生出来的……大鸡巴亲儿子……啊……舒服死了……你插死妈吧……受不了……用力肏死妈吧……喔……啊……妈要浪给……亲儿了……哎……呀……」丽卿被儿子肏得人像虚脱般的,歇斯底里的娇喊淫声浪语。
  看着屋内母子乱伦的活春宫,阿德只觉得全身发热,不由自主地用左手抓着小丽发硬的乳房,用力地压揉着,右手伸到裤内抓住肿胀的鸡巴搓弄。小丽则兴奋得淫水直流,不知不觉的把手也伸进裙内,用力地挖着肉屄……一阵阵的快感激荡着脑海,整间工寮里充满了淫靡色欲的气氛。只听到「噗吱、噗吱」的抽插声、「伊哇、伊哇」的竹床声、急促的喘息声、荡人心弦的呻吟声,以及丽卿的尖声狂叫。听到母亲的浪叫,志辉一阵兴奋,更加卖力地一阵狂插猛肏。
  「……喔……奸死你这淫贱的妈妈……啊啊……妈妈……儿子……干得你舒服吗……浪妈妈……的骚屄……夹的儿子大鸡巴……好舒服……喔……喔……淫妇妈妈……骚货妈妈……大鸡巴儿子……要干死你……要天天干你……啊……干你……干死你……我干……我干……我干……啊……」志辉像头野兽,用力地插干,似乎要将妈妈的肉屄插烂才甘心。
  「哦……我的天呀!爽死我了!……我要疯了……啊……儿子……插死……妈……了……你快把妈……干死了……啊啊……妈被大鸡巴儿子……干死……了……啊啊……肏大力一点……奸死我……妈快升天了……啊……啊……妈要丢了……丢了……妈妈泄给亲儿子了……啊……我要死……死了……啊啊……」丽卿被插得粉颊绯红,浪叫声连连,口中大气直喘,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汹涌的喷洒而出,人也虚脱般的倒在床上!
  遭到热液的冲击,志辉一阵哆嗦,忍不住叫道:「喔……爽死了……妈妈,我要射了……喔……妈妈……」志辉只觉腰骨一阵麻痒,精门一松,一股乱伦的精液深深的射入美貌妈妈的子宫里!之后两母子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抚摸着身体,卿卿我我一阵子后各自穿好衣服,妈妈骑着机车载着儿子回家了……偷偷探出头,瞧着丽卿母子确实已经远去,阿德拉着小丽进入工寮,两人立即激动地拥吻。
  受到刚才的刺激,两人激情的亲吻,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双手在彼此身上疯狂的摸索。他们坐在竹床边互相玩弄,热吻、爱抚、抚摸、探索对方的每一吋肌肤。不知不觉间,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激情的拥吻中,他们慢慢地双双躺在竹床上,阿德边吻边用两根手指头,插入小丽湿润的淫屄里搅动。
  小丽受到阿德如此的挑逗,下面的肉屄不禁已湿了一大遍,全身如蛇般不住扭动。口中发出淫乱的呻吟:「喔……嗯……啊……表哥……小屄好痒……」阿德随即趴在小丽的两腿之间,低下头把嘴唇覆在表妹的阴部中,并伸出舌头去舔舐她的阴唇,用手去拨弄那柔顺又细长的阴毛,牙齿轻咬着那凸出的阴核。小丽感到一股舒畅直冲心田,不自主的开始扭腰摆臀起来,两腿张的更开,把肥臀抬得更高,把淫屄更为高凸,以方便表哥的吸吮,让表哥更彻底的舔吃她的淫水,而嘴里更是淫声浪语起来。
  「喔……嗯……啊……表哥……唔……哦……舔……再舔……哦……用力舔……再伸入一些……啊……用力吸……啊……小屄好难受……哦……小屄……难受死了……哎哟……小屄里面痒死了……哦……好痒……好哥哥……不要……哦……不要再舔了……嗯……哦……啊……哥……啊……阴道里很痒……我……受不了了……我……要……啊……你……把肉棒……插进去……插入我的骚屄……快……快点……啊……」阿德此时也已到了欲火高涨的地步,又听见表妹如此的浪喊,二话不说一翻身压在小丽的身上,手扶着鸡巴便往表妹的阴户里送。随着腰部一挺,只听「噗滋」的一声,阿德忍耐多时坚硬异常的鸡巴,已进了表妹的小屄中,开始抽插。
  小丽挺起屁股,迎合表哥粗大肉棒的每一次冲击,并且快乐地淫叫着:「啊……好表哥……干我……哦……肏我……哥哥……哦……哦……用力干……干死你的亲表妹呀……喔……好舒服……啊……哥哥……干得妹妹……哦……哦……妹妹简直爽了……哦……哦……我要哥哥插小屄……哦……哦……表哥快点插呀……哦……喔……哥哥……求求你……干我……干死你的坏表妹……哦……」阿德怀着强烈的征服感,向表妹的肉洞深处猛插,他不停地变换着插入的角度,以使每一次的插入都能给她持续的冲击。
  「啊……心爱的表哥呀……快干……快插……在用力插……你的鸡巴……又硬……又粗……又长……插得妹妹……好爽好爽……快点把鸡巴插到底吧……喔……就是这样……哇……哇……美死了……顶着花心啦……喔……天啊……哥哥……要干死妹妹了……哦……」喘息、娇吟,一时间不绝於耳,小丽忘情地浪叫着,死命扭着她的屁股,双手紧紧地搂住表哥,大腿并拢,夹住阿德的肉棒。
  阿德感到肉棒像被吸盘吸住一样,好不舒服。表妹的淫水沾湿了整个下体,阿德把她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抽插,这次插得更深,每插进一次,小丽就浪叫一声,好不淫荡,尤其当肉棒抽出时,阴道就有股吸力把肉棒吸进去。
  「啊……真舒服……喔……妹妹……你的小屄夹得哥哥好舒服……喔……好舒爽……啊……」阿德不顾一切地猛插猛肏,小丽感到表哥的大鸡巴不停在自己的屄内进出,身体不断地有快感席卷而来,阴道开始本能的吸食体内的肉棒,双腿勾住表哥的腰,双手也抓住表哥的屁股往内不停地挤,臀部不时的抬高摆动。
  「啊……哦……好舒服……我的亲表哥……插得小妹快升天了……啊……干我……啊……我要去了……哦……我……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又顶到子宫了……啊……我的好哥哥……嗯……我要去了……哦……哥哥……哦……哦……用力干……干死你的亲妹妹呀……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升天了……要泄了……泄了……啊……」小丽感到子宫一烫,一股热精喷射而出,全身一软,就这样瘫软再竹床上。
  「哦……哦……我干你……小丽……哦!我也要射精了!哦……我马上要射精了……啊……」阿德加快速度抽插,突然背脊感到一痲,身体颤抖一下,龟头一热,蓄势已久的浓精一涌而出,把自己的精子射进表妹的子宫深处……第十八章和妈妈电话性交第二天,一大早阿德就感到心神不宁,心里想着待会儿到学校见了明宗,不知道要如何请求原谅;他真的不敢面对明宗,毕竟他干了他老妈。
  到了学校,他心虚的东张西望搜寻明宗的踪影,快到教室门口,不安的心情更浓。
  他怀着忐忑的心走进入教室,便往明宗的座位方向望去,正好接触到明宗的视线,随即不安的低下头。
  很意外的,明宗居然笑嘻嘻的迎面走了过来:「阿德,昨天真的谢谢你。」「什么?谢……谢我……」过份的意外,使阿德差点跌倒,讶异地看着对方发呆。一时之间阿德真是猜不透,心想:(我干了你妈你还谢我?)明宗向四周看一下,把身体靠近阿德,以很小的声音说:「我……我和我妈性交了……昨天如果没有你,我也不能如愿以偿,所以要谢谢你。」他神秘的一笑,接着说:「我把那两片VCD带来了,真的很精採。昨天晚上和妈妈一边看一边干。我妈连续来了五次高潮,实在太刺激了,我妈也说那个女主角很像你妈妈,今天晚上带回去慢慢欣赏吧!」听了明宗说完,阿德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真没想到自己和他妈妈的偷情,竟然会引发他们母子相奸。如今明宗真的和他母亲乱伦了。他又想起妈妈美艳的体态,心中暗暗发誓:下次回家一定要求妈妈来好好的肏干一番。
  明宗又说:「我妈说以后你还可以去干她,看哪天就去我家,我们两个一起把她的骚屄干烂,她会让我们肏个够。但是,以后等你干了你妈,也要让我一起干你妈得淫屄喔!」阿德马上想起昨天晚上,在厨房偷听到表哥和姨妈的母子对话,鸡巴在裤子里开始膨胀……好不容易等到放学,阿德飞快的直奔回到姨妈家,迅速的爬到三楼。一进入卧室,随即把门关上,立刻迫不及待地从书包里,拿出明宗借给他的两片VCD放入光驱,他舒适的躺靠在沙发上,操作遥控器,开始专注地欣赏影片。第一张的片名是《妈妈的牺牲》。
  片中内容是描述有一青年到一家超商行窃时被抓个正着,妈妈接到超商店长通知后,立即前往道歉。不料到达现场时,店长见其姿色姣好,故意认为妈妈有收赃嫌疑,而要求搜身,否则就报警处理,母亲为了不让孩子在警局有案底而答应了要求。
  店长以搜身为由猥亵其全身每一吋肌肤,更以茄子、小黄瓜插妈妈粉红细嫩的阴唇。店长色胆包天,让小扒手亲眼目睹其母被人凌辱之模样,粗大的肉棒在其母口中吹吸,店长手指在其阴道中搅动,母亲似乎忘了一切进入了佳境,大量的阴水外泄,激烈的交战后,店家的精液有如喷泉般狂涌而出,射散於丰美之肌肤上。
  事后店长离开,母子俩相拥而泣,因相拥而引起儿子欲火,而妈妈也余犹未尽,两母子就情不自禁的插干了起来。一次次的做爱场面,母子日以继夜乱伦交欢,母与子成了最相爱的情侣。
  另外一张的片名是《母亲与独子》。
  本片则是描述一个欲求不满的母亲,诱惑儿子的故事。
  影片中妈妈丰满成熟的身体,一直是儿子所迷恋的。妈妈每天故意穿得很暴露,在儿子面前走动,妈妈的一举一动都散露出成熟中年女人无比的风韵,每天看在儿子眼中,而对妈妈爱慕不已。
  因爸爸经年不在家,妈妈的性欲经常都是以自慰解决,终於有一次儿子见景再也克制不住,扑上妈妈的身体,极尽的蹂躏母亲丰满的身体,猛插猛吸妈妈的淫屄,妈妈被儿子粗硬的鸡巴插得乱叫乱淫,一场的激烈激情做爱,抚慰了妈妈枯竭的阴道……此后,一场场母子乱伦交欢,缠绵悱恻的性交精彩的情景,就呈现在眼前。
  整部片中,母亲丰腴肥满的阴户、雪白无瑕的乳房,好美好美,完全的把女人的风韵,表现得一览无遗!
  片中妈妈的容貌、身材、体态,真的如明宗所说的,极为酷似阿德的妈妈。影片中的儿子与母亲做爱时一声声的「妈妈!妈妈!」真的把阿德带入最高的情境,他一边看一边手淫,刚才就已经射出一次,现在鸡巴又硬得发痛。
  阿德看着片中母子乱伦的性爱情节,想起那天晚上,妈妈在他面前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手淫的景像;他的手不自觉的上下套弄搓揉粗硬的鸡巴,想像自己正挺着坚硬的大鸡巴猛干着淫荡的妈咪的骚屄。
  看完影片后阿德心跳激烈,一边揉搓鸡巴一边想着妈妈美艳的脸蛋与性感的肉体,不知为何,他忽然很想听到妈妈娇媚的声音,心想,今晚若不打电话给妈妈,可能睡不着觉。
  (妈妈,我想干妈妈骚屄。)他迅速脱掉身上所有衣物,赤裸的伏卧於床时,凉爽的被单使他有舒畅感。
  (妈妈要在家。)看看手錶已经快七点了,妈妈应该回来多时了。想起那天母子两人,虽然是面对面看着对方手淫,却不能说一句话。而现在想和妈妈在电话中亲热亲热,却不能看到对方,对於两次的强烈对比,阿德不禁莞尔一笑。
  阿德拿起床柜上的电话,开始拨外线。
  电话铃声响两下后,有人拿起听筒。
  ※※※※※慈芳洗澡后,穿上浅蓝色睡衣回到卧室,因为没带乳罩,硕大丰满的乳房不停地摇动,米黄色透明的丝质三角裤,从薄薄的睡衣能看得一清二楚。
  慈芳坐在化妆台前,看镜中的自己,白晰的肌肤没有一点斑痕。
  拿起梳子整理乌溜溜的秀发,同时想起儿子阿德的脸,这几天几乎每晚都在幻想和儿子性交,沉迷在乱伦漩涡里。
  想着那天晚上,母子俩在丈夫身后手淫的淫乱模样,慈芳的身体不由得一阵火热,阴部骚痒起来。立刻将手伸入睡衣内,隔着三角裤摩擦脉动的阴核,刚洗完澡才穿上的三角裤,早已被淫水淋湿了。
  「阿德,喜欢妈妈吗?想要干妈妈的淫屄吗?」慈芳放下梳子,对着镜子喃喃自语,脑海里出现英俊的儿子握着粗长的鸡巴点头的样子。
  当今天早上淑媛告诉她,阿德用她的三角裤去手淫时,立刻觉得体内火热搔痒,如果不是淑媛在旁边,一定会马上将手伸入三角裤。
  想起自己现在穿得三角裤,被儿子的精液弄污的情景,慈芳子宫深处又是一阵骚痒。忍不住把手伸进睡衣里摩擦阴部,手指隔着湿淋淋的三角裤揉搓阴唇。
  就在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慈芳懒洋洋的接起电话:「喂……」听到温柔而带有性感的声音,电话那头,阿德兴奋的说:「妈妈,是我。妈妈!」「啊!是阿德。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我想妈妈呀!我现在好想听到妈咪的声音喔!」「嘻嘻嘻,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不是才两天没见面吗?」「可是,想听妈妈性感的声音,要不然我会睡不着觉。」「什么?哦,两天没听到妈妈的话,就感到寂寞了吗?」慈芳的声音变得更有性感。
  「是呀!妈妈。我想对妈妈撒娇。」「嘻嘻嘻,好呀。正好他们都还没回来,现在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听说爸爸不在家,阿德感到更加兴奋了:「妈妈,你知道我现在穿什么衣服吗?」「我怎么会知道?」「我现在什么也没穿,是赤裸裸地睡在床上。妈妈呢?」「嘻嘻,你这坏孩子,妈妈刚才去沐浴,现在是平常的样子。」阿德把听筒压在耳朵,翻身仰卧,右手握住鸡巴:「妈妈,告诉我你穿什么衣服?」「你想知道吗?最外面是透明的睡衣……」「不要说睡衣,我想知道的是内衣裤。」「嘻嘻嘻,真是好色的孩子。我知道你喜欢妈妈的内衣裤,你偷偷拿走妈妈的三角裤手淫的事,妈妈都知道了,不过妈妈很高兴。」「是的,妈妈。我就是拿妈妈的三角裤手淫的,也闻过三角裤的味道。」儿子的告白使她感到兴奋,慈芳的右手向下移动,撩起睡衣抚摸大腿,丰满的大腿微热,指尖达及大腿根时身体微微颤抖,米黄色三角裤已经被淫水淋湿,手指也感到湿润。
  「阿德,快告诉我,你常常在想妈妈吗?是闻妈妈的三角裤味道,想着妈妈的阴户手淫吗?」「是的,因为我喜欢妈妈。用妈妈的三角裤包围在阴茎搓揉真舒服,那样就觉得我和妈妈在性交了。」「啊!真是坏孩子,就这样射精在我的三角裤……把妈妈的三角裤弄脏吗?……啊!……妈妈有快感了……」她的手指找到肉缝上端的阴核,在那里轻轻的爱抚。
  这时候的阿德已经藉由电话想像,感受到妈妈这股淫荡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摩擦起自己的大鸡巴。
  「妈妈,现在穿什么样的三角裤呢?」「嘻嘻,妈妈今天穿得很性感,我现在里面除了透明三角裤外,什么也没有穿。」「什么?那么,不是看到妈妈的……的那里了吗?」「是呀!是能完全看到妈妈的阴户的三角裤。」「啊……妈妈……」阿德忍不住用力揉搓大鸡巴。
  「阿德,你现在是在抚摸阴茎,对不对?」「嗯,我在摸。妈妈……喔……」「你的鸡巴变大了妈?」「已经硬了,妈妈怎么样?是不是阴户湿了?」「那还用说吗?早就湿透了。」「啊……我真想要那条湿淋淋的三角裤。」「好,给你妈妈湿淋淋的三角裤。」「嗯,妈妈……喔……妈妈也把手插入三角裤里吧……」「妈妈也早就这样做了。」慈芳用中指和食指分开阴唇,肉缝已是呈洪水状态,中指一下子滑入肉缝内。
  「妈妈,让我听到妈妈玩弄阴户的声音吧!」「你真是好色,好吧,让你听听妈妈骚屄的声音。」慈芳把话筒放进睡衣裙子里,拨开湿漉漉的三角裤,用手指玩弄阴唇。
  「啊……妈妈和我一起手淫了。」第一次经验这种电话性交,对象又是自己的母亲,阿德非常兴奋,呼吸急促的用力揉搓鸡巴。
  「阿德,听到吗?听到妈妈阴户的声音吗?」「听见了,啊……那是妈妈阴户的声音……」阿德兴奋的喘着气说:「是妈妈的手……挖弄肉屄的声音……」慈芳张开双腿靠近话筒,手指也不停地掏挖着肉缝。
  「食指和中指慢慢的进去了……啊……你听到了吗?这么动人的声音。」美妙的阴户涌出大量淫水,使手指进出与阴唇碰撞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啊……妈妈好兴奋……想像你在干妈妈……啊……阿德,把你的鸡巴……插入妈妈的淫屄里吧……」慈芳抬起屁股,把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当成是儿子的阴茎,插入肉洞里。
  终於让儿子的鸡巴插入的幻想,使慈芳的性感更加强烈。
  「啊……进来了!阿德的鸡巴进来了……插进妈妈的骚屄里了……啊……太好了……妈妈好舒服……」阿德一边听着妈妈淫荡的叫声,一边握住坚硬的大鸡巴,开始用力地搓揉、套弄,想像着自己正在干着风骚淫荡的妈妈。
  「啊……妈妈……我正在插干进妈妈的淫屄……我和妈妈性交了……太爽了……啊……」慈芳仍然把听筒紧紧贴在耳朵,手指插入肉洞里,觉得是儿子的阴茎插入,从深处不断溢出蜜汁。
  因为太过兴奋呼吸急促,阿德能听到呼吸喷到电话的声音。
  「啊……妈妈……太好了……我快忍不住了……」「不……再忍耐一下……妈妈……妈妈也快泄了……」慈芳的脑海里出现儿子皱起眉头、发出快感哼声的样子。
  「妈妈,下一次回家……我想和妈妈性交……想要真正肏干妈妈的骚屄……好吗?……」「好呀……妈妈……也想和你性交……妈妈早就想要你的大鸡巴……插干妈妈的骚屄了……妈等你回来喔……」「啊……喔……妈妈……啊……喔……」阿德揉搓肉棒的动作更快了,精液好像已经来到龟头。
  「啊……好儿子……阿德,妈妈要泄了……啊……和妈妈一起射出来吧……啊……射在妈妈的里面吧……喔……」慈芳身体触电般的颤抖,全身开始痉挛。
  听到妈妈的尖叫声,阿德已经忍受不了了,「啊」的一声,阿德开始射精,喷出的精液飞贱到脸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