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转眼间媚娘和云峰已经在石洞中过了三个月,云峰在洞内发现
  存食物的密室所剩下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了,坚持不了多少天了,媚娘心中心急
  如焚,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自从那天发现那个石洞后媚娘就严令禁止云峰进去,生怕他发现那本东西,
  但是云峰却是非常的好奇,总是偷偷摸摸的进去,被媚娘抓住了好几次,可是总
  是不死心,娘亲越不让他进去,他的好奇心就越强。
  后来,媚娘索性就不管他了,反正那本《欢喜佛》是藏文所写,而自己儿子
  却不懂那些字,便放下心来,但是却把那封信给悄悄的毁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媚娘想了无数的办法都无法将石门打开,所期盼大黄来就
  自己母女也成了泡影,看来大黄恐怕已经遭到了危险,想到这里的时候,媚娘不
  由得心道:
  “为什么人还比不上畜生?”
  转头看向刚才还在练功的儿子云峰,发现他已经不在了,而自己放到旁边的
  那把“欢喜神剑”也消失了,知道他肯定又偷偷地拿着那把剑去深洞里面了,心
  中不由得叹道:
  “儿啊,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心疼娘呢?要是出不去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
  里,娘还好说,可是你呢?你还那么的年轻,总不能就这样就……你爹爹的大仇
  还等着你去报呢!难道非要娘……”媚娘不敢在想下去,因为那乱伦的禁忌是媚
  娘这种女人根本无法做出来的。
  ***    ***    ***    ***
  抛开媚娘不提,且说张云峰。他见自己娘亲一直在专注的敲打着那石门,丝
  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便暗自想道:
  “为什么,娘亲总不允许自己去里面?那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虽然说自己已经偷偷进去无数回了,而且被自己的娘亲抓住过几回,可是自
  己从来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啊?除了一些白骨和一些不知道的东西外,就没
  有什么了啊?
  看到娘亲没有注意到自己后,云峰偷偷地拿起那把剑然后蹑手蹑脚地偷偷再
  一次溜了进去,心中暗道:
  “娘死活不让我进来,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我就不信找不到它!”
  进入深洞之后,毫无阻拦的云峰便到了深洞最里层,毕竟这里已经来了很多
  次了,没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了。
  这里的一切云峰都摸索了个遍,可是就是没有发现什么稀奇的东西。手里拿
  着那把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宝剑,又再深洞里面找了个遍,可惜还是和原
  来一样,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
  “真见鬼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啊?”云峰不由有些气馁,一屁股坐在了
  那石床上,把那把剑往旁边一立,对着那具白骨说道:
  “喂,我说老前辈,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啊?为什么娘总不肯让我进来?”
  “唉,跟你说也白说,你也听不见!”云峰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拿起在石
  洞中那几堆白骨旁捡到的东西,然后玩耍起来。
  “真没意思,也出不去,大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着,两指一夹从那对
  白骨中捡到的一粒珠子,然后运用内力直接弹射出去。只见那粒珠子从云峰指尖
  弹出去后,化成一道白光,直奔对面的墙壁上急射而去。
  “噹啷!”一声,那道白光撞到了对面的墙上,打出了一个深坑。云峰不由
  得又拿起第二粒小珠子对准嵌入到石壁上的那颗珠子再次地弹了出去。
  “中!”云峰话一落,就见自己弹出的第二颗珠子一下子撞到了刚才那颗珠
  子,将其击的粉碎,并顶替刚才那颗珠子嵌入了墙里。
  “没意思!”云峰又拿起第三颗珠子,想要弹出去的时候,突然觉得手中的
  这颗珠子不但要比刚才的轻,而去还要软很多。
  “什么玩意?”云峰拿了起来,然后仔细的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不同,
  不由失望道:
  “你也给我上去吧!”说话间,内力随着自己的意念传到指尖,然后用了比
  刚才大三分的力道弹了出去。
  就见这颗珠子射出去的速度远远要大于前两颗珠子,而那道光也一闪即逝。
  云峰大叫道:
  “再中!~~啊?”
  原来,那颗软软的珠子,虽然击中了第二颗珠子,但是却没有将其击碎,而
  却因为其质软的原因一下反弹了回来,而且力道相当的大,好似暗器一般直奔云
  峰射来。
  云峰一见不由得惊叫了一声,随后两手一拍石床,身子腾空而起,空中对那
  颗珠子瞬间拍出一掌。
  那颗急射的珠子,受到云峰还有内力的掌力的阻碍后,马上转变了方向,向
  下面射去,只听“喀嚓!”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碎了。
  云峰落下来一看,心中大叫不妙,赶紧跑到石床边说道:
  “对~~对不起老前辈,我不是故意,没~~每没想到会弄成这样!”说完
  赶紧伸手去摆弄那具白骨的头部。
  原来刚才那颗珠子经过云峰掌力的一震后,转变方向向下射来,却没有料到
  竟然射到了那具白骨的头部,虽然力道减少了不少,可是还是将那具白骨的头颅
  一下击成两半,害得云峰怕自己的娘亲骂,赶紧拾起来打算看看能不能给合到一
  起。
  “不行啊!”云峰费了半天劲还是不能将那具两半了的头颅合到一起。
  “气死我了!”云峰一气,将那具头颅用力的向石床上一扔,然后打算就走
  开,娘亲爱骂不骂,反正也出不去了。但是却发现那具头颅与石床的撞击根本不
  是应该有的那种声音。
  “什么声响?”云峰回头望来,却发现那具白骨所躺的根本不是石头所做的
  石枕,而是用精钢打造成的。
  “用钢做的?好沉啊!”云峰怀着好奇的心,将那精钢打造的石枕给拿了起
  来,不由得看了起来。
  “以前我怎么没有注意到?”云峰心中暗道,然后拿着那把沉沉的铁盒摇了
  摇,发现里面有声响。
  “里面是空的?难道说娘亲不让我进来是这个原因?”心中打定注意后,便
  决定非要将这个铁盒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什么娘亲总不让自己进
  来。
  “怎么打不开啊?”云峰用娘亲得到的那把宝剑去撬中间那道细小的缝隙,
  可是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没有办法将铁盒撬开。
  “什么破剑?”云峰一有气,便将那把剑仍到了地上,谁知这一扔,却将剑
  柄上镶嵌的那粒小夜明珠给摔了出来。
  “哎呀!真倒霉!”云峰嘟囔道。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娘亲很喜欢这把宝剑,
  而这次自己将上面最珍贵的明珠给摔了出来,那不是惹了大祸了吗?
  云峰赶紧将铁盒放在石床上,然后俯身拣起那粒小夜明珠,仔细地看了看,
  发现没有什么伤痕,才放下心来。
  “还好没事,咦?这个大小怎么和铁盒上的那个小坑一般大小啊?”云峰突
  然发现剑柄上镶嵌的那颗小夜明珠跟自己刚才在铁盒上的那个小坑一般大小,不
  由得感到奇怪,然后拿起那粒珠子,一手拿起放在石床上面的铁盒,将珠子对准
  那个小坑放了进去。
  当那颗珠子放进去的时候,就听“喀崩”一声,那个铁盒竟然从中间那道隙
  缝中弹了开来。
  “原来是这样啊?我倒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云峰见那铁盒被自己无意
  间打开后,心中那充满好奇的心里不由得兴奋起来。
  云峰将铁盒掀开后,发现里面除了一本破旧的书外,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不
  由得有些失望,便将那本书拿了出来,然后掀开一看,发现竟然全是只见看不懂
  的字,不由生气起来。
  “对了,去问问娘不就知道了吗?”云峰想到。但是一琢磨觉得不对,万一
  娘就是不让自己发现这本书呢?
  想了半天,云峰一拍自己脑袋,然后说道:
  “我怎么这么傻啊!我又不认识这些字,再说了娘不会跟自己一样有那么巧
  的事情发生吧!”
  打定注意后,侯军胳膊下夹着那本自己一个字都看不懂的书,然后一手拿着
  剑,一手拿着那粒小夜明珠,一边向外走去一边去安那颗珠子。
  “我就不信我安不上你!”云峰嘟囔道,因为自己用了好大的力道,都没有
  办法将那颗珠子给安上去,不由得运用起了内力,谁知这一用力的时候,却忘了
  自己胳膊下夹的那本不知名的书。
  胳膊一抬,那本书便掉到了地上,更可气的是地上竟然还有水,云峰赶紧将
  珠子放到自己怀里将那本书捡了起来。
  “真倒霉,还湿了!”云峰见书湿了后,知道自己也不能现在就回去了,第
  一剑上的珠子让自己弄坏了;第二,这本书又湿了,所以只好又返回石洞深处。
  当进入石洞中后,透过镶嵌在石壁上的夜明珠的照射下,云峰突然发现原本
  自己不认识字的那本已经湿透了的书,竟然出现了一个个的图像。
  “怎么会这样?”云峰心里纳闷,但是却惊喜起来,心里暗道:
  “这要是本武功秘籍的话,那自己练了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怀着惊喜的念头,云峰将那本湿透了的书打了开来,发现那本书上虽然还是
  自己不认识的字,但是却是每页上都出现了五、六个图像。
  “都是和尚?难道是少林的武功秘籍?”云峰怀疑道,便将那本书,放到了
  床上,然后盘腿坐下,按照书上的图像打气坐来,便感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下腹
  升了上来。
  前面还都很容易懂,可是当翻倒后面的时候,云峰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原来
  出现在那书上的图像不单单是和尚了,还画着一个个的少女,将其隐秘之处画的
  是那么的惟妙惟肖的,让云峰不由得心跳加快。
  “娘亲也是这么迷人吧?”云峰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
  念头,想不去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念头了。
  一边按书上的图像练下去,一边拿图上勾画的少女跟自己的娘亲比较起来,
  发现图上的少女越来越像自己的娘亲,而此时便觉得自己丹田之处突然升起一种
  强大的热流,在自己周身乱窜,无论自己如何去引导它都无法将其按照自己的经
  脉流动。
  “怎么回事?”云峰有些担心,生怕自己是走火入魔,便运用内力想将其压
  制下去,谁知不压制才好,一运用内力的时候,那股热流更是不受控制的在自己
  周身血脉乱窜,弄的自己像是火烧一般难受。
  “怎么会这样?”云峰突然发现自己尿尿的东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壮大
  起来,而起随着热流的疯狂游走,胯下那根肉棒越来越大,顶得自己怪难受的。
  “难道我走火入魔了?怎么这么难受啊?”云峰心里着急起来,想不去看书
  上所画的图像,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双眼,不由得害怕地喊了出来:
  “娘~~娘快来救我~~娘!”
  ***    ***    ***    ***
  媚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自己那把宝剑仍到了地上,有些气馁的说道:
  “难道真要我跟峰儿困死在这石洞中吗?”
  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回来,不由得有些生气,心中暗道: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就不知道帮帮娘,难道,你真想这一辈子都不出去了
  吗?”
  正在埋怨的时候,突然从石洞深处传来云峰的呼救声,媚娘心中一惊,不知
  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的埋怨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媚娘站起身,也顾不得身上溅的那些灰尘了,抄起自己那把宝剑便向洞内奔
  去,生怕自己的峰儿再遇到什么危险。
  “峰儿,你怎么了?”媚娘一到洞口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儿子脸上通红,
  双目像要掉出来一样,闪烁着那野兽般的目光。
  云峰正不知如何才好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充满诱惑的女人声音,抬头一看,
  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面前已经出现了那书上画着的美女,不由一个纵身从
  石床上蹿了下来,一把将那女人抱住。
  媚娘正担心自己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见自己的儿子双目喷
  火似的一下从石床上蹿了起来,然后扑到自己面前一下将自己紧紧抱住。
  “峰儿,你怎么了?你~~”刚想说下去的媚娘一下闭上了嘴,因为她发现
  自己的峰儿将自己抱住后,在不停地挺动他的臀部,而自己的胯下却被一个既陌
  生又熟悉的东西顶来定去。
  “怎么会这样?~~啊?”媚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刚想问的时候,却
  发现自己的臀部被一双大手给抓到了手里,并揉弄起来。
  媚娘一惊,赶紧奋力地去推自己的儿子,却发现此时的自己力量竟然是那么
  的渺小,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无法将自己的峰儿给推开。
  而胯下不停的顶动,让媚娘有些失控,胯下不禁热了起来,羞得媚娘不知如
  何才好。再加上自己的臀部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揉来揉去,让媚娘觉得自己羞愧难
  当。
  但是母子毕竟是母子,虽然媚娘不知为何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但是却突然
  清醒过来,猛的一咬自己嘴唇,疼痛让媚娘知道自己的峰儿在干些什么,不由羞
  愧地抬起自己拿着剑的手,用剑柄一下狠狠地敲在自己儿子的后脑。
  只听自己的儿子一声惨叫便晕了过去,而在自己身上的手也放了下来。媚娘
  见力道消失后,赶紧将自己的峰儿抱到石床上,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将云峰抱到石床上面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曾经看到的那本“欢喜佛”不
  由大吃一惊,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将这本“欢喜佛”给翻了出来。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本“欢喜佛”原来已经湿透了,与自己看到的不同之处
  却是书上竟然画着男女媾欢之事。当看到那图上所画的图像时,媚娘就觉得自己
  心脏像千斤大锤砸了一下一样。
  “娘~~娘救我~~我好难受!”云峰在昏迷中说道。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媚娘看到自己儿子竟然在昏过去后,还不
  停地挺动他的臀部,而他胯下搭起的帐篷下那东西不知从何时起长的那么大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老天爷!”媚娘痛哭了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
  好,毕竟自己与峰儿乃是亲生母子,要是让自己放下做母亲的尊严去做那媾欢之
  事,对自己来讲实在是太难了。
  “娘~~救~~救我~~我快~~快要死了!”云峰似乎有些清醒,缓缓地
  睁开了双眼,望着媚娘说道,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儿啊,不会的,你放心,你会没事的!”媚娘的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身
  上攥住云峰的手说道。
  “救~~救我!”云峰挺动媚娘的话后,又睁开了双眼,但是马上又再次闭
  上了。
  “怎么办?”媚娘心急如焚,不由得将云峰扶起,然后坐到他的背后,运用
  内力想用自己的内力将云峰体内乱蹿的气息压制下去。
  “怎么会这样?”媚娘用尽了自己的内力可是却发现自己越用内力,自己宝
  贝儿子体内的气息就越乱,知道自己这样一来更是害了自己的峰儿。
  媚娘见此办法行不通后,便将云峰放倒,发现放倒后的儿子还在没有知觉的
  挺动着他的臀部,而那搭起的帐篷似乎是越来越大。而自己儿子的脸好像也红肿
  了起来。
  “我到底该怎么办?”媚娘在石室里面踱来踱去,脑袋里面除了那个办法外
  实在是想不出来任何办法了,可是要自己去………。
  “啊!”云峰高声叫了一下后,身体便不动了。
  正在室内来回走的媚娘挺动云峰的叫声后,心里就像针扎了一样的疼,等自
  己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却发现云峰已经没有了动静,这下心下大惊,赶
  紧跑到云峰身边,叫道:
  “峰儿,峰儿~~你醒醒啊?你千万不要吓娘啊!”
  可是无论怎么叫,自己的儿子都没有任何知觉,心知自己要是在不下定注意
  的话,那过不了多久自己的儿子恐怕就会血管爆裂而亡。
  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媚娘终于打定了注意,一咬牙然后对云峰说道:
  “峰儿,记住,娘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千万不要以为娘是……”媚娘没有
  说下去,然后站起来,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衣领处。
  当手放到衣领之处的时候,媚娘还是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一咬牙然后双眼一
  闭,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给脱了下来。
  当室内的空气吹拂到自己赤裸的身体上面的时候,媚娘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然后睁开双眼,心里祈求道:
  “峰儿,娘马上就来救你,你要是知道娘的苦衷的话,千万别醒来啊!”
  想到这里后,发现自己的儿子身体越来越壮大起来,唯一醒目的就是他那胯
  下搭起的大帐篷。媚娘见状后,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唾沫,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
  向云峰腰间的系着的衣带。
  “好大的东西啊!”当媚娘将自己儿子的衣服彻底解开后,云峰那根异于常
  人的东西不由得跳了出来,吓得媚娘吃了一惊。
  望着峰儿在空中晃荡的肉棒,媚娘又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
  对?但是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骨肉啊,难道真就就看着自己唯一的骨肉因为这个
  而亡?
  可是自己却是他的亲娘啊!要是自己再不下定决心的话,那恐怕用不了多久
  他就真的没救了。如果峰儿他真的因为自己死了的话,那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还有
  什么意思?
  “峰儿,千万不要看不起娘啊?娘可都是为了你!”媚娘心里暗道,然后伸
  出右手向云峰在空中晃荡的肉棒抓去。
  “好~~好大!”当媚娘将自己儿子的肉棒抓到手里的时候,嘴上不由得说
  了出来那句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可以说出来的话。
  滚烫的体温传到媚娘手中,那粗大的肉棒的马眼之处已经渗出一丝晶亮的淫
  液,媚娘看到这里,忽觉得自己胯下一热,一股自己无法阻止的热流涌了出来。
  媚娘上嘴唇一咬下嘴唇,然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后,一抬腿,跨到了云峰身
  上,盯着自己宝贝儿子红肿的脸颊,双眸中流出了一道晶莹的泪珠,然后分开自
  己胯下不由自主而湿润的小穴,一手抓住云峰的肉棒,对准自己的穴口。
  当龟头触碰到自己的穴口的时候,媚娘觉得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淫荡,从来没
  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上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说这是为了救他。
  低头看了红肿昏迷的云峰一眼,媚娘高声哭道:
  “冤孽啊!”说完,身子往下一沉,那根顶着自己小穴的肉棒像是切豆腐一
  样分开自己的小穴一下穿了进去。
  当那久违的东西再次进入自己的私处的时候,媚娘不由自主地哼出了声音,
  那不是因为干涩受到阻碍产生的疼痛,而是真正因为快感让媚娘哼出的声音。
  当感受到自己儿子那根巨大无比的肉棒直顶自己的花心的时候,媚娘不由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眼中的泪水,便似那流水般滚了下来。
  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自己终于放下了做母亲的尊严,现在就希望自己在救自
  己儿子的时候,希望他可以不醒过来,不然的话,那自己还有何面目去见他?
  “峰儿,千万不要~~嗯~不要醒过来啊~~不然~~娘亲~~啊!”媚娘
  还没有说完,就惊叫出来,因为一直是自己在上下套弄着,那进进出出的声音,
  早就让媚娘羞愧难当了。
  谁知在自己抬起的臀部刚要下落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昏迷中自
  己向上顶来,这一落一顶,撞击的力道要远远大于媚娘自己的套弄,撞击的深度
  也远远超乎媚娘的向下,突入起来的事情,让媚娘实在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嘴不由
  得叫出了声。
  当声音发出后,媚娘心里害怕极了,生怕自己的峰儿清醒过来,但是低头看
  时,却发现他只是在本能地配合自己的动作,不由稍稍有些放心。
  但是云峰的配合却让媚娘心里起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说云峰还没有醒来,但
  是这无意识的本能动作,却让媚娘羞愧死了。原本是自己在救自己的儿子,但如
  此一来好像是自己在和儿子做那媾欢之事。
  媚娘想按住云峰的身子不让他动,可是却没有办法控制住,儿子的挺动速度
  越来越快,带给媚娘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终于,媚娘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叫出了声
  音。
  “峰~~啊~~峰儿~~不~~不要动~~不然~~啊~~不然娘~~娘~
  ~啊~~好深!”媚娘被自己身体反应说出的话,感到羞耻,可是却无法将自己
  的嘴闭上。
  “不~~不行~~娘~~~娘要~~啊~~娘要来了!”快速的进进出出,
  让媚娘的快感越来越强,那久违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媚娘的臀部越来越上下套弄快了起来,终于在经
  过几十下套弄后,便觉得自己双腿一软,小穴深处随着那欲死欲仙的感觉急射出
  一道热流,直接浇到了插在自己体内儿子的龟头上。
  随着高潮的降临,媚娘就觉得自己身体舒坦无比,但是双腿一软,一下彻底
  地坐到了云峰的肉棒上。身子不由自主地趴倒了云峰的身上。
  媚娘是没有了力气,可是昏睡中的云峰就感觉自己体内那种难以控制的热火
  一下被浇灭了许多,感觉是那么的舒服,而自己的思想也有了一些意识。胯下不
  由得更快速的挺动起来。
  “峰~~峰儿~~让~~啊~~让娘~~让娘休息一下!”身体无力的媚娘
  趴在云峰的身上,却没有料到自己的儿子竟然那么的厉害,自己都没有力气了他
  还在不停地挺动这胯部,让插在自己体内的那根巨大的肉棒再次在自己的小穴里
  面进进出出。
  媚娘想去阻止,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肥大的屁股不由得跟着自己儿子的挺动起
  起伏伏,而这样看来好像是自己的儿子在奸淫自己一般。
  媚娘的眼泪越来越多,不由得哭声求道:
  “啊~~峰~~峰儿~~不~~不要了~~啊~~再~~在这样~~娘~~
  娘又要~~来~~来了!”话音一落,体内的反应再次加剧起来,无法控制地又
  泄了出来,那股滚烫的淫液再次浇到云峰的龟头上。
  第一次的浇灌,已经让云峰有了意识,第二次的浇灌后,云峰体内的那团热
  火被浇灭了一大半,不由得睁开了双眼。
  “娘?怎么是娘?”当睁开双眼的云峰看到是自己的娘亲趴在自己身上的时
  候,云峰不由得吃了一惊。
  想起不知从何时起自己便对娘亲有了莫名其妙的感觉后,自己就觉和娘亲在
  一起是那么的快乐。想起当娘亲那团柔软的胸部的时候,云峰就觉得兴奋,胯下
  不由得顶动的起伏越来越大。
  当媚娘感受到的时候,不由低声哭泣道:
  “峰儿~~啊~~不要醒来啊~~不然~~啊~~不然,娘亲~~啊~~怎
  么~~噢~~怎么面对你啊!”
  媚娘早就没有了力气,一直侧脸趴在云峰身上,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
  已经清醒过来了。然而云峰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本想开口叫媚娘着,马上闭上了
  嘴,因为他不想就这么离娘亲而去。
  然后胯下传来的快感,已经娘亲的那销魂的声音,却令云峰控制不住的将双
  手按到了母亲那雪白的肥臀上,来帮助自己的抽插,增加自己的快感。
  媚娘无力地呻吟着,任自己的儿子对自己肆无忌惮地侵略着,可是当感觉自
  己的臀部上有一双大手摸上的时候,媚娘心里一惊,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猛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媚娘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清醒了过
  来,不由得张大嘴说道:
  “峰儿你~~啊!”
  “娘!”云峰叫了一声娘后,同时抬起自己的屁股,然后抓住娘亲的肥臀向
  下按来。
  “峰儿~~啊!”媚娘被这狠狠的一撞不由失声的叫了出来。
  “娘,我醒了!”云峰答道。
  “你~~你放开我!”媚娘想挣开云峰的搂抱,双目之中再次流出了眼泪。
  云峰看在眼里,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本书搞的
  鬼。因为看那本书的时候,自己就不由得觉得想要女人,而当自己昏迷后,虽然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知道是自己的母亲为了救自己而放下做母亲的尊
  严,将自己的身子给了自己,所以当看到自己娘亲流泪的时候,云峰不由得猛的
  坐了起来,把媚娘抱在怀里说道:
  “娘,我好爱你,你知道吗?我好爱你!”说着说着,云峰也哭了出来。
  媚娘听到后,心里大震,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不是儿
  子看母亲的眼神了,可是自己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爱上自己,更
  何况现在……
  “放~~放开我!”媚娘挣扎道。
  云峰见自己的娘亲仍然反抗,本来想放开着,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
  依然发动进攻,当眼神不故意地看到石床上那本害自己的书的时候,书上的一个
  图像竟然让自己控制不住的一下将娘亲抱下了床,让娘亲挂在自己身上,两手捧
  起娘亲的肥臀,然后开始大肆挺动起来。
  媚娘见状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身体传来的那中异样的快感,让
  媚娘不由得叫道:
  “别~~啊~~别这样~~快~~快放娘下来!”但是胯下那根巨大的东西
  进进出出所带来的快感,却让媚娘心里有些舍不得。
  “娘,舒服吗?”云峰问道,因为自己是那么的舒服,不知道娘亲是不是。
  “你~~啊~~不行~不行了~~又~~要来了!”媚娘想说云峰的时候,
  却被自己身体的反应给阻挡了回去。
  “娘~我想尿尿!”云峰觉得自己胯下的兄弟有一些麻麻的感觉不由说道。
  “来~~啊~~来了!”媚娘一声高呼后,体内小穴一紧便射了出来,而因
  为自己儿子清醒的原因,刺激的媚娘不由一口咬到了云峰的肩膀。
  快感加上疼痛,让云峰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娘,我尿了!”话音一落,就觉得自己兄弟一麻,然后再也控制不住的尿
  了出来,媚娘被这滚烫的阳精一喷,不由得失声叫道:
  “好烫!”然后并用双腿紧紧箍住了云峰的熊腰。
  射出之后云峰感觉有些累,不由得抱着媚娘坐到了石床上面,然后一手搂住
  了媚娘的腰一手抓住了自己向往已久的胸前那团软肉,问道:
  “娘~舒服吗?”
  媚娘有些失声,当听到自己儿子的问话后,那种羞耻之心再次涌了上来,然
  后心里念道:
  “峰儿,不要怪娘!”
  想到这里的时候,媚娘并没有回答云峰的话,而是暗自将内力运用到自己的
  又掌上,然后猛地向云峰的后脑拍去。